尋找無限的盡頭(Turtles All the Way Down)書評:傾聽強迫症心裡的聲音

分享此篇文章


叮呤叮呤叮呤…隨著鬧鐘吵雜的聲響,阿明掙扎著張開眼睛慢慢坐起來將床頭書桌上的手機拿起來將鬧鐘按掉,「我昨晚怎麼睡著的?」「今天天氣不知怎樣?是否要穿外套?」「待會要去刷牙」「昨天那個問題不知道協調得怎樣了?」一瞬間突然一連串的念頭就從腦海中無預警地跳出來。
阿明邊試圖讓還渾沌的腦袋清醒過來邊走出房門…當握住房門手把時他感到手中有點怪異的觸感,低頭一看原來是握到昨天洗完澡後隨手放在那的毛巾。

「天呀,我會不會被汙染了?」「我要被細菌弄髒了」「這是危言聳聽」「你怎麼知道你沒被感染?說不定你就要發病了」「不可能別鬧了」「你不確定,快去洗手」「我不要因為這樣像神經病般去洗手」「寧可神經總比你因為被感染而死掉好…」阿明立刻衝到浴室打開水龍頭將手在水中搓到發疼才停止…

烏龜不斷往下延伸

根據研究,人的大腦一天有超過60萬個念頭產生,可以說是胡思亂想的集合體也不為過,而其中可能會有像是「紙鈔一定要某面朝上」或是「桌面一定要怎樣擺設」之類對於生活無傷大雅,但不做又覺得怪的儀式,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點強迫的症狀。
但其中有大約1~3%的人產生「強迫」的念頭後就會不斷旋轉像沒有終點的螺旋般鑽牛角尖到深處迫使他們不得不去執行某些像是規定或是規則般的舉動,例如:不斷洗手、不斷擦拭桌面、捏自己確定自己存在…等對旁人來說很奇怪或荒謬的舉動,但這些舉動對他們卻是能夠讓自己安心並回歸正常的救贖。
只是這樣的救贖對他們這樣的強迫症患者來說卻是本身與自己的自我觀念及意識相違背,他們明白自己的不理智且討厭自己這樣的觀念,因此看似當下的救贖只是讓他們更痛苦罷了。
而我不得不說約翰‧葛林(John Green)真的將這樣的痛苦卻又渴望正常人的愛情之中呈現的自我分裂和焦慮還有不安全感的恐慌描寫的入木三分,書名「尋找無限的盡頭(Turtles All the Way Down)」更清楚展現給讀者看到那彷彿無止盡迷宮般思考的螺旋。

愛的背後不是恨是冷漠

總有許多自詡正義的人站在自以為的角度說著「就控制自己不要想呀」「就讓自己放空就好啦」之類傲慢無知的話語。
要知道除非腦死,不然人的腦就是24小時運作不斷的輸出意念及想法的,所以怎麼可能放空呢?更好笑的是控制自己不要想其實就是讓自己繼續想的謬誤呀;就像有人對你說「不」要想「黑色」,結果你腦海中立刻浮現「黑色」是一樣的。
而這類型的言論更是讓強迫症患者經歷著更大的傷害,因此請不要將這樣無知不負責的話語掛在嘴上吧。

慢慢來我等你的陪伴

我想不論是否有認識這樣的朋友,我們其實都可以學習書中主角艾莎的死黨黛西,或有衝突但依然將她視為一生的摯友,用溫暖關懷的陪伴取代異樣眼光或質疑的語氣,讓他們明白他們不髒不怪只是需要透過專業醫生的引導及治療讓思考的螺旋可以被訓練轉移或透過服藥緩解相關狀況,讓看似無限的盡頭依然有著光明。

希望看完這本書的讀者都可以體會到「愛不是悲劇或失敗,而是禮物。」
透過各種形式的愛,我們終將成長。

購書連結:尋找無限的盡頭(博客來)

分享此篇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