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的拉莫書評:一窺「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遷的內心深沉世界


還記得那天在網路上看第55屆金馬獎的得獎名單時看到了「最佳劇情片」是一部叫做「大象席地而坐」的電影,當時就覺得此片名有點意思,便稍微查了一下才驚覺此片的導演胡波(筆名胡遷)居然在電影首映前就自殺了,而且還是還有大好前程的29歲。
最近拿到他過世前最後5日定稿的小說集「遠處的拉莫」書稿,我邊看的過程中邊覺得可惜也可以稍微感受到他的內心世界

高敏感總是不容易

這本書其實沒那麼好讀,原因不是內容卻也是內容,怎麼說呢?胡遷的用字是很淺白直率,但那文字中醞釀的情感和他所架構出來的世界不但灰暗還有著深沉的重量及混亂無來由的暴力讓我常常看了一部分就要稍微喘息抽離胡遷所羅織的網。
「高敏感是種天賦」一書中寫到所謂「高敏感族」雖然有著「可同時吸收多種資訊」和「想像力豐富」等非常藝術類型的特質,但相對的也有著「對自我要求高」、「被自己設定原則束縛」和「容易恐懼及憂鬱」等心理行動準則。
我想胡遷很大因素是這樣特質的人,雖然有著藝術天分但卻也纖細和容易負面思考,當面對眾多預想不到的壓力來臨把他逼到死角時他就崩潰了。

藝術V.S商業

到今天關於胡遷和冬春影業製片人劉璇及她的丈夫、導演王小帥之間的風風雨雨到底是怎樣都只能從網路上的資訊片面了解,是否真實也無解,只是對於電影長度的爭論是真的必須的嗎?超過2小時的電影真的就不好嗎?
最近有部電影要數位化後重新在電影院上映了,那就是獲得七座奧斯卡金像獎的「辛德勒的名單」,這部片不但是黑白的而且長度有3小時25分鐘,因此長度不該是重點吧?
在經歷太多的挫折及體會到商場的世俗及骯髒後,書中那不可及的拉莫和其餘故事中的沉重和暴力就宛如胡遷他自己的人生寫照與對他來說是這樣不可控的世俗所做的一種剖析及控訴,「直到血液流盡,四周進入一片黑暗」胡遷終於到了拉莫。

對於每個人生的自我選擇,旁人無從置喙,只是如果胡遷能夠再堅持能夠再給自己一個站起來的機會,或許他真的可以發現「夜的盡頭天將亮;如果你心始終信仰,誰又能怎樣?」

●維琪關心您, 自殺解決不了問題。
只留給親友無比悲痛。請珍惜生命。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吧。
自殺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分享此篇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