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不負責的書影評

虛擬與真實的交錯融合,透過「一級玩家」告訴我們的3個說故事技巧

如果有一天世界真的崩壞了,經濟進入無法處理的蕭條,資源被人類用到將近枯竭,那個時候如果能躲在一個可以自由掌控,又不怕死亡,還能夠免費學習所有知識,加上暴力禁止區的地方的話,我想大多數人類都會想逃避到這個所謂的「桃花源」吧?
而以上所說的地方不就很像時下流行的網路遊戲嗎?搭配VR潛行裝置還能夠身歷其境像真的一樣!「一級玩家」這本書就運用了這樣的設定,這本書真的非常精彩,在閱讀過程中我也看到3個說故事的技巧

受夠了收入不爽又沒改變的工作嗎?何不試試這3點「從0開始的獲利模式」

悶熱的夏季午後,飆著汗的走在街頭,擔心著午後雷陣雨卻又必須趕緊跑去參加會議,在會議又被客戶大小聲,還是坐在辦公室面對沒真人對話的電腦一直debug,抑或穿著防塵衣呆在生產線上,早上進去,出來已是半夜!當好不容易有了些許成績,結果被加薪的永遠不是自己而是那個只會抱上司大腿的人…想必很多人內心都受夠這樣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循環了,內心很想創業但卻不禁苦惱資金來源,擔心台灣創業平均一年存活不到10%,平均壽命不過7年,害怕對岸進逼市場越來越小…想東想西到最後一步都踏不出去!

「美國製造」看似荒謬混亂卻是真實美國製造而成

如果有個看似平凡的人可以運毒運槍賺到錢多到只能埋在自家後院,被政府單位抓到還可以沒事走出去,我想很多人都會覺得這是天方夜譚或是荒謬不經的幻想吧?但這卻是美國的巴瑞·塞爾(Barry Seal)真實故事改編,由阿湯哥,湯姆克魯斯主演的「美國製造」

「禁獵童話II:魔豆調香師」復仇最終只是讓自己落入玉石俱焚的陷阱

大多數人對於系列作品的想法總有著第一集出來的男女主角就是要看著他們從第一集透過許多事件冒險然後成長的期待,但當我拿到「禁獵童話II:魔豆調香師」的時候一翻開看到的不是吹笛手阿娣麗娜,而是從在前一集被殺害的七家族之一「傑克與碗豆」所留下的遺孤「潔絲敏」角度來繼續引領著讀者再次進入這「禁獵世界」。

蜘蛛人:返校日(Spider-Man: Homecoming),local hero to super hero的能力

歷經15年快速重啟到第二次,蜘蛛人這個角色可以說是被Sony玩爛了嗎?其實從獲利上來看沒有,上次重啟的票房依然不俗,但對於大多數熱愛這個角色的人來說卻是有點無法接受的,畢竟總感覺離心目中的愛碎嘴,嘴巴很賤的高中生小屁孩蜘蛛人還是有段距離,因此重啟第二次可說是大膽卻也是勢在必行的選項了,我想Sony也明白一郎老師說的「昨天的勳章,擋不了今天的子彈,更創造不了明天的輝煌。」
而Marvel等了15年終於可以好好來說說他們心目中的蜘蛛人,用了「Homecoming」返鄉日為主軸跨越整部電影都在訴說著這件事情,從IMAX剛開始的倒數就在小框框裡出現「local hero」然後「super hero」的梗到整個10、9、8、7…的倒數都是各式各樣的蜘蛛絲驚艷全場開始,整部電影可說是毫無冷場,真是最近繼「神力女超人」後讓我最愛的電影之一了!這部電影給我了3個很棒的感想

面對人生還在躊躇不前嗎?人生準備40%就衝了

還記得第一次遇到憲哥是在2015年的11月28日,那是專業簡報力第一屆的演練日,那時對憲哥的印象就是他在講評時說的一句話「麥克風加信念,可以改變全世界」,當時我只覺得這句話好狂,但配上憲哥卻又不自覺地感覺說不出的恰到好處?就這樣我開始對憲哥產生好奇並緊接著參加了憲哥一系列的活動!

看懂「神力女超人」分析簡報的三個誤區

自從一年多前上完憲福育創的「專業簡報力」第一屆,我開始和簡報有了不解之緣,而在之後的第二屆開始到最近的第六屆我剛好都有或多或少的機會擔任過輔導學長或是旁聽的角色,有許多和學員討論的機會,除此之外我更在各個如專業論壇,產品介紹,趨勢分析…等場合看了許多不同的簡報,在這過程中我漸漸從只是看簡報的呈現好壞到可以去拆解分析架構,我發現透過這樣的輔導及大量簡報的洗禮,真的可以成長的非常快速呀,甚至當有機會可以參與專簡第二天的演練時,我都在思考我寫的回饋到底和福哥及憲哥差距多少?有看到重點嗎?有好的觀點嗎?還是只有在外面看熱鬧呢?

「禁獵童話1:魔法吹笛手」一場黑色奇幻童話的冒險

我是個很愛看奇幻冒險小說的忠實讀者,只是真的能入眼的大多是歐美系列的居多,時間如果設定在現代,地點不外乎是在紐約的長島有著半神半人的混血營就是在英國倫敦有著時間永遠停留在凌晨三點的夜城,內心總希望可以有本精彩的奇幻小說可以稍微提到台灣呀!
當拿到「禁獵童話1:魔法吹笛手」,一翻開就看到那熟悉的國家戲劇院躍然眼前,真是太讓我血脈賁張了!雖然很可惜台灣的場景沒有出現很久,但這樣的開始總是讓人耳目一新,也引領著我開始往下深入故事中的情節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愛從來沒有消失,只是需要我們面對接受和放下

 

從小到大因為父母都外出工作,我常常一個人在家,養成我很喜歡自己問自己問題的習慣,好處是我很能忍受孤獨,只要給我一本書一杯茶,我就可以邊看書邊在內心自問自答一整天,壞處是我很容易在自問中給自己不必要的打擊,而落入自我的窠臼之中而不可拔,每當如此我內心彷彿有個小孩在那耍賴般地充滿了負面情緒,當時的我就常在想「是否每個成年人的軀殼裡都住著一個充滿焦慮長不大的小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