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獵童話1:魔法吹笛手」一場黑色奇幻童話的冒險

「禁獵童話1:魔法吹笛手」一場黑色奇幻童話的冒險

我是個很愛看奇幻冒險小說的忠實讀者,只是真的能入眼的大多是歐美系列的居多,時間如果設定在現代,地點不外乎是在紐約的長島有著半神半人的混血營就是在英國倫敦有著時間永遠停留在凌晨三點的夜城,內心總希望可以有本精彩的奇幻小說可以稍微提到台灣呀!
當拿到「禁獵童話1:魔法吹笛手」,一翻開就看到那熟悉的國家戲劇院躍然眼前,真是太讓我血脈賁張了!雖然很可惜台灣的場景沒有出現很久,但這樣的開始總是讓人耳目一新,也引領著我開始往下深入故事中的情節


黑色的童話是長大的洗禮
童話故事的起源一開始就是傳統口述民間故事的一部分,許多繪聲繪影的民間傳說就這樣以口耳相傳的方式世代相傳才成為我們所熟知的童話故事,所以又有誰能說這些不是真實存在的呢?假設這些故事其實都是真實發生過的歷史,只是在經過代代相傳被後世改編成了現在我們從小聽到大的童話故事呢?這讓我不禁聯想到我心中的奇幻大師,安傑·薩普科夫斯基所寫的奇幻小說「獵魔士」,安傑大師就是透過傑洛特的冒險遭遇來訴說著看似我們熟悉的童話故事卻總是在結尾處顛覆我們的認知,讓主角一定要兩害取其輕的做出抉擇,變成更貼近現實的黑色童話!而在禁獵童話裡,作者海德薇同樣沒有讓讀者感受到大家以為的童話美好結局,誰說好人就一定會順順利利的度過難關及考驗呢?我們都明白現實中從來都沒那麼簡單。


海德薇同時還做了讓許多西洋童話故事中出現的器具透過「代代相傳」這樣的有趣設定,讓這些「神器」來到了現代,並讓主人翁隨著故事進展對此有了許多假設但卻在最後又沒說這就是最終設定,讓我也懷疑主角們的假說並不是絕對而只是書中人物未經證實的理論罷了,這樣的故事安排給了我更多廣闊的遐想,我不禁在腦海中幻想著如果從第二集開始可以加入許多中國古代的民間故事,像是可以不斷複製東西的聚寶盆或是包公辦案可以去地獄的遊仙枕,還是可以來個可以隨意伸長變短的金箍棒?然後在台灣或大陸的許多地點有著更多精彩的冒險那該多有趣呀!


敗壞之先、人心驕傲

可以擁有這樣的神器真的就是幸福的嗎?雖然感覺可以透過神器完成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但這樣的獲得是否就抹滅掉了身為人該去努力奮鬥的精神?而變成依賴成性,妄想自己無所不能?透過這本書彷彿也在提醒著我們,不論你擁有多強大的物品,關鍵還是在使用者身上,稍有不慎,看似再好的立意良善最後都是造成旁人的大災難罷了!

這是本從頭到尾沒有冷場的有趣奇幻小說,雖然我對於封面不是很喜歡,總覺得應該要用不那麼日式的畫風會更凸顯整本書的完整呈現,但是瑕不掩瑜,畢竟真的難得可以看見有台灣作家寫的奇幻小說,還記得上次讓我有驚豔感覺的台灣奇幻小說應該是戚建邦的「戀光明」了!而在看完「禁獵童話1:魔法吹笛手」後,讓我開始期待第二集會有怎樣的有趣設定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