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樹」演化從未停止,讓改變成為一股力量!

「謊言樹」演化從未停止,讓改變成為一股力量!

「女性的力量」從19世紀晚期開始蓬勃發展以來,到了21世紀的現在儼然成為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但其實兩性平權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事情,甚至在湯姆•畢德士的「從新想像」一書在2005年出版時就提到未來應該要大量運用女性當管理階層,而在現代也可以看到許多傑出的女性,像是德國總理安格拉•多羅特婭•梅克爾(Angela Dorothea Merkel)、Prada的老闆繆西亞•普拉達(Miuccia Prada)、台灣的傑出女科學家馬國鳳…都是如此。

 但原在這之前的時代又是如何呢?還好透過法蘭西絲•哈汀吉的「謊言樹」帶領我們一窺當時女性所處在的絕對劣勢的歷史!書中雖沒有明說時間,但卻透過劇情中提到的女主角費絲5歲那年,一本名叫「物種起源」,和進化有關的書出現了!而歷史上達爾文提出這影響未來科學界的著作是在1859年,可知書中的時間是在維多利亞時期,當時的女性即使如費絲這樣14歲就可以看懂許多科學類的書的天才依然被認為只是男性的附屬品,甚至大多數的人都確信著「女人領悟力有限」或是「女孩不像男孩一樣勇敢,或聰明,或有一技之長。女孩若是心地不善良,就什麼也不是了。」這些現在看來可笑至極的觀點呢!

 


以假辨真
人為何會利用「謊言」呢?其實說穿了只是當處在一個主觀認定「自己無法處理」或直覺判斷「實話不會帶來對自身好處」的逃避心理下所不自覺的行為,而作者對於「謊言樹」的特性描寫,就剛好是謊言讓人感受到「陰暗」、「濕冷」、「盤根錯節」的黑暗感覺,真的是寫得鞭辟入裡呀。
費絲因為愛而意圖透過「謊言」的「假」來得到謊言樹真實的果實,但這樣的真實是真相?還是更大謊言的開端?還是那其實只是我們內心深處早已明白的「真」?只是我們不願意正視?

牽一髮動全身
而在追尋真相的過程中,費絲終於明白了即使是再小的謊言都有可能因為「聽者有意」的情形下,經過聽者的想像、放大、疑懼、散佈而造成龐大的漩渦並傷害到許多人,包括自己親愛的家人,甚至這些謊言會錯綜複雜的延伸、轉向,最終回到自己身上。

破繭而出
費絲看到了原本熱情、愛弟弟的自己變成冷漠、急躁、冷血甚至覺得弟弟是累贅時終於驚覺謊言樹不是找尋真相的方向,因此她決定將一切攤在陽光下,讓謊言燃燒殆盡,並透過這樣的淬鍊找尋出自己意欲尋找的真相及自己未來的志向。

費絲透過這一連串的事件將原本只是閉著眼睛崇拜父權的逃避思考中將眼睛睜開並發現到女性長期被壓抑下所造成的盲點,而排斥的母親原來也只是在這樣環境中像條明智的蛇想方設法生存下去罷了!但難道女性只能透過無數大大小小的謊言在這樣性別歧視中的夾縫陰暗中求生存嗎?

 即使是女性主義抬頭的現代,依然有著許多的性別歧視,「幫助演化」不只是費絲更是我們應當持續進行的方向,讓改變成為一股力量!

發表迴響